法制網記者 游春亮 通訊員 玉志寧
  記者今天從深圳海關瞭解到,近日,在海關總署緝私局的統一指揮協調下,以深圳海關為主要力量,廈門、濟南、鄭州、廣州、湛江、南寧、成都、昆明、烏魯木齊海關共同開展代號為“LS06”(海關總署緝私局“9?3”目標案件)的大規模緝私行動,全國10餘個城市同步聯動,一舉摧毀一個走私硬盤等電子產品的網絡,打掉走私團夥12個,初估案值約10億元。
  佈局——異地用兵出奇意
  5月25日深夜,深圳海關緝私局大樓的指揮中心正醞釀著一場緝私“風暴”。所有人都緊張而又忙碌地做著戰前最後的準備——檢查通訊工具、領取作戰“錦囊”、分發警用裝備、研究查緝戰術……
  而此時此刻,一直向西,1500公里以外的雲南省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麻慄坡縣,47名深圳海關緝私人員也同樣在緊鑼密鼓地做著戰前準備。
  時間回到5月21日下午2點。深圳海關緝私局大樓4樓會議室,局領導召集多個部門主要負責人舉行緊急會議。“我要跟在座各單位要人”, 局領導第一句話就直截了當,“一會由你們親自通知抽調15名同志下午4點在7樓開會,誰也不要問他們去哪兒、要乾什麼。散會!”整個會議滿打滿算10分鐘。
  下午4點,15名被抽調的辦案高手和業務骨幹準時到達會議室。“現在大家將要接受一項光榮而艱巨的任務——赴其他關區開展查緝行動,距離之遠、難度之大、任務之重是我局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 局領導擲地有聲地說:“此次行動是總署緝私局目標案件,意義重大,不容有失!大家有沒有信心?”“堅決完成任務!”15個人激昂有力地回答。
  原來,自2012年“國門之盾”行動開展以來,深圳海關相繼開展43次代號“GS”、“HS”、“LS”的系列大規模打私專項行動,打掉走私團夥225個,合計案值逾75億元,持續保持了關區打私高壓嚴控態勢。在強力擠壓下,走私分子開始捨近求遠,向其他地區轉移。2013年10月,深圳海關緝私局根據情報掌握了莊某、陳某兩個團夥“深圳攬貨——香港組織貨源——轉運越南——從廣西、雲南邊境繞關入境——境內銷售”的走私鏈條。由於案情重大,且跨多個關區,海關總署緝私局協調深圳海關緝私局與南寧、昆明等海關緝私局情報經營,經過半年多艱苦摸查,逐步摸清了該走私網絡共有12個團夥,即深圳莊某、陳某2個攬貨團夥和鄧某等8個貨主團夥以及雲南戴某、廣西王某2個通關團夥,活動範圍涉及廣東、廣西、雲南、河南、山東、四川6省10市,涉案人員逾60人,總署緝私局決定以深圳關區為主戰場開展收網行動,其中雲南地區的中越邊境是該走私網絡重要的通關環節,必須人贓並獲。
  面對這艱巨任務,深圳海關緝私局決定按照集群化作戰模式,將深圳戰區分為深圳行動組和雲南行動組,實行聯合部署、混合編隊、資源共享,採取超常規措施,抽調精幹力量以奇兵突襲兵臨城下的“閃擊”方式,聯動打擊跨地域、跨關區走私活動。
  5月23日凌晨1點30分,在歷時21小時,橫跨粵、桂、滇三省後,15名緝私人員組成的遠征軍終於抵達雲南省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
  潛伏——號角臨城胸成竹
  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位於雲南省的東南部,與越南接壤,轄8縣,人稱為“滇東南大門”。麻慄坡縣位於文山州東南部,是80年代對越自衛反擊戰的老山、扣林山戰場,與越南同文、安明、官壩、渭川、黃樹皮、河江五縣一市接壤,國境線長277公里,地形複雜、山河相間、雷區密佈。縣境內有天保國家級口岸,是雲南省通往越南首都河內及東南亞地區取道最直、里程最短的陸路通道,是雲南省對外開放前沿和重要通商口岸,走私分子往往採用繞關避卡方式走私,海關查緝難度極大。
  該團夥網絡中戴某通關團夥的走私入境地點是麻慄坡縣猛硐瑤族鄉境內,距離麻慄坡縣城差不多100公里,走私分子利用中越邊境上邊民簡易便道繞過海關走私,由於道路異常陡峭崎嶇,路邊懸崖峭壁,且沿途有人“看水”。對此,海關將行動的主要戰場設置在麻慄坡縣盤龍村附近的境內車輛接駁的“過貨點”。同時,在猛硐鄉至麻慄坡縣城設置觀察哨和攔截點。
  據前期到過該“過貨點”的緝私人員介紹,走私分子接駁地點異常隱蔽,設置在在普通公路旁邊小河谷的平地上,加上對岸為小村落和磚廠,周圍地形比較開闊,不易隱蔽;更讓人頭疼的是,在過貨地點及重要交通路口有疑似“看水”人員,由於當地人數量少,成分比較單一,緝私人員難以混雜其間而不被髮現,只能裝成外地游客,在距公路較遠的地方尋找觀察點。
  受觀察點位置所限,只能看到貨車、麵包車進出的情況,無法進一步確認貨物搬運處置情況。在前期的經營中,緝私人員選定“過貨點”對岸一片小樹林作為觀察點,為避人耳目,緝私人員都是在凌晨時分打著手電,踩著過踝的泥巴,深一腳淺一腳地穿過稻田摸進小樹林中蹲守,每次一蹲就是7、8個小時。好在一番辛苦後,收穫頗豐:經過長時間蹲守,終於弄清走私團夥出貨的規律,掌握了部分接貨車輛的車型、牌號,也掌握了部分涉案人員的體貌特征。
  抵滇後的15名緝私人員立即根據分工開始了踩點工作。在“過貨點”對岸的觀察點,緝私人員發現完全依靠遠距離的外圍觀察,觀察的深度廣度均受到限制,無法細緻、全面地掌握走私活動所有環節,難以辨別走私人員的體貌特征及現場分工……同時,還發現該過貨點不遠處有一條隱蔽的小路通往河邊,延伸到附近的村子,小路周邊雜草叢生,適合隱藏。根據現場評估,緝私人員認為該點既可以近距離觀察走私動態,又可以埋伏攔截向河邊逃跑的走私人員。而專門攜帶的偽裝網正好派上大用場,如果不是湊近了,很難發現草里藏著人。解決埋伏、觀察的大問題後,緝私人員又找到了正式行動開始前查緝人員的集結、隱蔽場所,並根據現場地形、方位設定了包圍、查緝、抓捕的突進路線等,為最後收網做了扎實的準備。
  同時,線索顯示,因妻子娘家蓋房子,深圳莊某攬貨團夥的頭目莊某及其妻子王某臨時從深圳趕往雲南文山西疇縣。緝私人員又分派人員搜尋莊某及王某的落腳點。
  當夜幕降臨,踩點人員返回時,後續的32名緝私人員從昆明驅車到達文山。
  出擊——緝私旋風捲邊陲
  5月25日上午,深圳指揮部決定,行動預計將在26日凌晨打響,待雲南的行動時機成熟後,各個戰區同步展開查緝抓捕。
  麻慄坡是一個小縣城,為避免引人註意,5月25日下午,47名緝私人員分批從文山市前往麻慄坡縣,然而中午時分突然下起了傾盆大雨,還夾雜著冰雹,公路的低窪地帶積水嚴重,走私分子會在這樣的天氣走私嗎?緝私人員心裡頓時沒了底。
  5月26日凌晨2時許,抵達麻慄坡縣的緝私人員開始檢查通訊工具、領取作戰“錦囊”、分發警用裝備,做出發前的最後準備。凌晨3時許,緝私人員分組進入預定位置潛伏,身著偽裝網的緝私人員趴在草叢中一動不動,大熱天晚上,一動不動地躲在蚊叮蟲咬、蛇行鼠竄的草叢。這時,天空又開始下起雨來而且越下越大,趴伏在伏擊圈周邊的5人頓時成了落湯雞。皇天不負有心人,潛伏沒多久,就收到第一哨站報來信息“第一輛貨車出現”,不到10分鐘,又報告“第二、第三輛貨車出現。”根據時間推算,從第一個哨位到進入過貨點的伏擊圈,大概還有1個半小時的時間,“今天要乾票大的!”伏擊的緝私人員暗暗攥緊了拳頭。
  凌晨5時許,兩輛走私貨車進入伏擊圈,但另一輛貨車和前來接貨的麵包車卻駛往其他地點。難道有什麼異常情況?埋伏人員心中敲起了小鼓,為避免打草驚蛇,實現人、車、貨一窩端,指揮部命令部分潛伏車輛撤離預定位置。
  不久,負責偵查的緝私人員在麻慄坡縣城附近發現“消失”的貨車和麵包車。此時天色漸亮,埋伏點附近已經有農民到田地,假如有“看水”人員發現異常通風報信,白色麵包車很有可能逃脫,而車上的重要人物就有時間通電話,勢必影響各戰區的人員控制,後果不堪設想。前線指揮人員在經過艱難的抉擇後,決定先下手為強!
  “行動開始!”5點45分,隨著行動指令,所有行動組如離弦之箭,迅速射向各自目標。“不許動,海關緝私人員!”埋伏組猛地從草叢衝出封鎖逃跑地點,正面突擊組迅速封鎖貨場路口,河對岸的緝私人員也包抄過來,貨車上的司機和押貨人員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已束手就擒。
  “ 過貨點”迅速被控制,但抓捕組發現1號目標戴某並不在其住所內。這時情報反映戴某正在麻慄坡縣附近,“1號目標是該走私鏈條的關鍵人物,必須抓捕歸案!”
  指揮部下達了死命令,安排三組人馬沿著麻慄坡至猛硐的公路進行交叉搜索,大霧瀰漫中,緝私人員敏銳地發現在一個小岔路口停著一輛黑色本田車,車頭背對著公路,而車裡有一個人正在睡覺——緝私人員迅速將其拿下,經過比對,確認是戴某!在抓獲戴某後沒多久,他的電話就響了,如果再晚幾分鐘,1號很可能就駕車跑了。
  “1號目標抓獲,2號目標抓獲,押貨人員抓獲,貨車司機抓獲,扣獲3車私貨……”
  另一組緝私人員在文山西疇縣的一個小旅館內將攬貨團夥頭目莊某和王某抓獲。
  與此同時,深圳、南寧、昆明、廣州、鄭州、成都、濟南等7個戰區也同步抓捕目標人物、查緝商鋪、倉庫。
  據介紹,行動當天,深圳戰區的深圳行動組共出動了180名緝私人員,分成31個抓捕組和8個查緝組,於凌晨3點集結完畢。由於雲南行動組行動中出現的小插曲,原定於5點的行動被迫推遲。5點45分,隨著指揮部一聲令下,深圳行動組180名緝私人員如利劍出鞘,在深圳羅湖、福田、龍崗等地,對莊某、陳某攬貨團夥以及鄧某、許某、黃某等多個深圳貨主團夥展開了查緝抓捕,抓獲涉案嫌疑人29名,查獲電腦硬盤等涉嫌走私貨物一批。但攬貨團夥頭目陳某卻潛逃了。
  行動共抓獲犯罪嫌疑人84人,查扣涉嫌運輸私貨的車輛12輛;查獲電腦硬盤43747個,內存條、U盤、主板、藍牙耳機等20897個,IC15箱、手機液晶屏2箱、尼康數碼相機10台、奶粉(荷蘭版牛欄牌)近10噸、汽車配件3箱以及氣槍1支、鉛彈300發,並查扣電腦、賬冊等大量證據材料。
  6月15日晚11時許,經過連續多天的追捕,深圳海關緝私人員在廣東普寧將陳某抓捕歸案。至此,該走私網絡12個團夥的主要人員均落網。
  經初查,2013年以來,該走私網絡涉嫌走私硬盤超400萬個,初估案值約10億元,目前已刑事拘留59人。
  為進一步發揮打擊走私行動的社會輻射效應,“LS06”行動後第二天,深圳市打私辦牽頭,深圳海關、深圳市市場監管局、福田區打私辦、華強街道辦等部門在深圳華強北開展專項聯合行動,重點整治流通領域走私販私活動。聯合行動共出動執法人員120餘名,兵分14路,對涉嫌的10個倉庫及38個檔口進行了查緝。行動共抓獲涉案人員6名,查獲涉嫌走私的ipad100餘台,三星、諾基亞等品牌手機300餘台,以及三星、蘋果等電子產品配件一批,有效震懾了走私販私活動,對規範華強北電子市場起到了積極作用。
  法制網深圳6月20日電  (原標題:深圳海關異地用兵搗毀案值約10億電子產品走私網絡)
創作者介紹

孝順

nr56nrvdq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