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浴池的牌匾已經拆了,但還有不少人來拍照留念
  今天是鑫園浴池最後一天營業,老主顧照常按時來泡澡
  聽說浴池要拆了,周邊居民都趕來最後再泡一泡
  浴牌、茶壺茶杯曾經是這裡必不可少的物件
  法制晚報訊(記者 馬曉晴 實習生 徐琨堯 攝/法制晚報記者 柴程)因經營成本上升,西城區煙袋斜街衚衕里距今已有百年曆史的鑫園浴池將於明天正式停業,這也是北京城最後一個國字號浴池。
  今後,這裡將改為客棧。上午,一些熟客特意趕來和這個“老伙計”告別,最後再享受一次在百年老浴池裡搓澡聊天的愜意。
  告別
  “鑫園”牌匾已摘下
  游客慕名來體驗
  昨天下午,記者來到位於西城區煙袋斜街21號的鑫園浴池,浴池門口貼著停業的通知,稱“由於水、電、燃氣及各類經營成本日益上升,導致本浴池經營每況愈下,現決定於2014年9月20日起全面停業”。
  和煙袋斜街上其他店鋪的熱鬧相比,藏在衚衕角落裡的鑫園浴池顯得較為安靜。
  曾掛在牆上寫有“鑫園”二字的牌匾已被摘下,只留下一圈泛黃的印子,牆上一張泛黃的價目表上寫著洗浴15元、搓澡20元等。
  來這裡洗澡的幾乎都是附近居民,楊先生家住在丰台區,年輕時常來這裡,在瞭解到這裡要停業後,今天特意趕來,免得留下遺憾。
  由於最近媒體的廣泛宣傳,也有很多游客慕名而來,想在停業前再洗一回澡。
  不舍
  保老字號 街坊打市長熱線
  一位老者彎著腰拄著拐杖緩緩走進澡堂。今年76歲的他家住小西天,患有腦溢血,行動緩慢,但他每個月都堅持來這裡洗一次澡。
  孫先生告訴記者,他已經習慣在這裡洗澡了,“都是熟人,來了也有人照應。”他說,這不僅是習慣,更是一種感情。
  “這裡停業後,自己真不知道去哪裡再找這樣熟悉又喜歡的地方了。”居民劉先生說。家住附近的居民朱女士說,她曾打電話向市長熱線反映,希望這裡可以保留下來,但並沒起到作用,“平房沒地洗澡,我以後去哪兒啊!”
  迷茫
  這裡關了 我就徹底失業了
  談到這裡即將關門,搓澡工田師傅表示,如果這家浴池沒了,自己很可能回到揚州老家。“我在這裡6年零兩個月了,當初每天最多只有7-8個人,現在每天最少也有20多人,那時候都能堅持下來,現在怎麼就堅持不下來了呢?”
  同樣在這裡為顧客搓了6年澡的劉師傅也表示,如果這裡關張,自己就失業了。“100多年的老店,說關就關,我給人搓了一輩子的澡,不搓澡我還能幹嗎?”劉師傅說。
  出路
  為了盈利 這兒要改成客棧
  據店內的工作人員介紹,鑫園浴池是北京最早出現的浴池之一,始創於清光緒年間,距今已有100餘年曆史。浴池最初的創辦人是清朝大太監李蓮英的義子李福慶。李福慶死後,1928年浴池易主。1956年,浴池公私合營變成了國企。
  現在,鑫園浴池是北京華利佳合實業有限公司旗下的一家店,為國有企業,和旁邊的鑫園客棧屬同一家公司。
  據工作人員介紹,冬天是旺季,洗澡的人每天才七八十人,按洗一次澡為15元計算,盈利不多,而在客棧住一宿則是300元。
  “面積大,又費水,當然不划算。”工作人員說,最近水費又漲了,光靠洗澡是掙不到什麼錢的,所以未來這裡將改成客棧。
  文/記者 馬曉晴 實習生 徐琨堯 本版攝/記者 柴程  (原標題:最後的國字號浴池明關張 位於煙袋斜街名叫鑫園 居民為留下它曾打市長熱線 未來這裡要改成客棧)
創作者介紹

孝順

nr56nrvdq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